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 >
              杜月笙談處世:最高明的,不是打敗別人,而是沒有敵人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3-27 16:56

               上回說到,抗戰打響,日本人三次威逼利誘杜月笙,都被杜月笙巧妙敷衍過去;黃金榮明辨是非,對日本人的不義之財絲毫沒興趣;唯有張嘯林,痛痛快快做了漢奸,只想要日本人保他一個浙江省長做一做。
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清楚,在戰爭年代,一旦選擇了對立的陣營,就算是親兄弟也會變成沙場上刀劍相向的敵人。他不放心張嘯林,因他在和戴笠合作期間殺死過太多的漢奸了。日本人永遠不會真心將漢奸當作自己人,而中國人也不能容忍這樣一個賣國的同胞,所以張嘯林的未來只會名利兩空,能保住一條小命就已經不錯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人各有志,杜月笙已經被蔣介石“安排”到了香港,張嘯林的未來他已經鞭長莫及,他能做的就是安排好自己手下的青幫弟子,最重要的就是安排好杜月笙手下的核心團隊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前文我們曾經說過,杜月笙幾乎能讓所有和他打過交道的人“心里舒服”,正如他自己所說,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不是“打敗”,最厲害的是“沒有敵人”。當年林桂生從眾多弟子之中相中了杜月笙,提拔他步步高升,那么杜月笙手下的心腹又是怎樣一撥人才呢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黃國棟,杜月笙的賬房先生。在杜月笙年輕混跡上海之時,曾經有一名老賬房先生幫助過他,給他一些壞到賣不掉的水果,讓他削了在街邊叫賣。杜月笙在黃文祥的幫助之下活了下來,成名之后就讓黃文祥的兒子為自己管錢。黃國棟也沒有讓杜月笙失望過,不僅忠心而且沉穩可靠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離開香港之前,和黃國棟好好算了一筆賬。因為此前支持抗戰消耗巨大,杜月笙一共欠了500多萬元的巨款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黃國棟算完賬,略有些擔憂。而杜月笙卻十分從容,國難當頭,很多事情已經不是錢能衡量的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所有的欠債,等到戰爭結束之后,總會慢慢賺回來還清的。但家國沒有了,留再多的錢也沒有用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杜公館的總管萬墨林是杜月笙的遠房表弟,大字不識幾個,但記憶力超群,可以背下幾百個電話號碼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成名之后,很多親戚都把家里的小輩往杜月笙這里強塞,希望杜月笙能夠帶著他們發家致富。但杜月笙從來都只是拿些錢打發了事,只將萬墨林留在了身邊。杜月笙剛到上海時生了一場大病,若不是萬墨林前來看望他發現,若不是姑母衣不解帶地照顧他,怕是他早就丟了這條小命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萬墨林沒有讀過書,但跟杜月笙時間長了,骨子里也有種英雄氣。他前后兩次被汪偽政府抓獲,嚴刑拷打卻一字不說,杜月笙視他為親兄弟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離開上海,杜公館的一切還是需要運作下去,杜月笙為他安排了兩個助手朱文德和黃國棟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朱文德是杜月笙的表弟,他和萬墨林不同,他讀過幾年書,還是一名律師。杜月笙希望在他離開上海的這一段時間之內,朱文德可以協助萬墨林收發電報和書寫信件。這是萬墨林的短板,朱文德完全可以發揮出自己的優勢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曾經在杜月笙賬房之中管賬的楊漁笙,后來在杜月笙的中匯銀行之中擔任要職。銀行之中,杜月笙對他最為信任,他希望在他離開上海之后,由楊漁笙替他向賑災委員會頒發救濟費用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連自己都保不住了,他這么做多少會讓人覺得多此一舉。首先,他能在看不見的情況之下,將送錢的大事交給楊漁笙來全權代理,說明他對楊漁笙的信任是絕對的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而且,杜月笙堅持捐助,并非只是想要捐助百姓這么簡單。他知曉日本人為了拉攏漢奸不惜一切,如果這些救助款跟不上,很多人很容易就會被日本人的利益給吸引,從而會有更多的人成為漢奸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還有一名非常重要的秘書徐采丞,很多人對萬墨林很熟悉,很少有人提及徐采丞。徐采丞原本跟著史量才,是個小商人。在淞滬會戰之時,他參加了杜月笙創建的上海市地方協會,這個商界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,卻被杜月笙挖掘出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杜月笙看中他做事的精明和為人的豪爽大氣,對他印象很好。史量才遇刺之后,徐采丞沒了靠山,自己開辦的小民生紗廠快要倒閉之時,是杜月笙伸手拉了他一把,讓他的小公司起死回生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徐采丞對杜月笙十分感激,后來就拜入了杜月笙的門下。杜月笙對于徐采丞的看中絕對不亞于萬墨林。他離開后,將所有的大小事宜都交給了徐采丞來統籌規劃。不僅僅是青幫杜月笙手下的弟子還有恒舍的弟子們,甚至于萬墨林都是要聽從徐采丞的調遣的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徐采丞在拜入杜月笙門下之前,就已經多次和日本人做過生意。他和日本諸多大財閥保持著良好的關系,人脈甚至滲入了日本的軍政機關。在抗日戰爭爆發之后,徐采丞的確可以為杜月笙帶來諸多便利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徐采丞和日本軍官川本大作關系非常好,川本大作一直認為徐采丞是“親日分子”,不僅對他無條件信任,還給他帶來了很多方便之處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徐采丞在和杜月笙正式交接之前,已經和川本大作商談過,川本愿意幫助杜月笙保全付諸他諸多心血的杜家祠堂,但是作為日本軍方,他們已經收到命令將杜月笙攔截在上海,不允許離開。所以在沿江一帶,日本人已經布下了重兵,杜月笙如果想要從水路離開,川本也必須要帶兵來攔截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對于川本的情報,杜月笙并沒有太多顧慮,他已經想要了對策。在離開當日,他只是和幾位夫人和子女簡單告別,像往常一樣按時按點來到十八樓。跟蹤他的日本人都以為他和從前一樣只是來找姚玉蘭,并且在姚玉蘭處過夜。沒想到杜月笙立刻在十八樓換了另一輛車,大大方方地從十八樓之中開了出來,直奔法租界的碼頭,坐上豪華游輪揚長而去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都說“人離鄉賤”,杜月笙離開了曾經一磚一瓦打拼的上海灘杜家天下,心中并沒有多少恐懼和擔憂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一直都在鍛煉自己的杜家團隊,并且放心將自己的家業全部交給他們。這不僅僅是能力和能力的相互彌補,也是人與人信任的相互依存,正如杜月笙說過,他要做到這世上沒有敵人,就從身邊人的信任開始。



              【相關閱讀】
              云缨被×哭还流东西黄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