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 >
              真實事件!1993年六魔女事件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9-09 09:53

               1993年,深圳突然發生了一件怪事,那就是離奇的司機失蹤案。短短14個月,前后竟有17名司機和車輛失蹤。
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深圳電視臺報紙雜志甚至大街小巷,到處都是司機的尋人啟事,搞得人心惶惶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那段時間,深圳司機根本不敢讓任何人搭車,哪怕是遇到警察查違章也不敢停車,生怕一停車下一個失蹤的人就變成自己...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時間回到1993年7月6日上午,派出所接到報案,東莞市一家出租車公司稱,7月5日下午是出租車司機的交班時間,而出租車司機張某沒有回到公司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公司第一時間打電話到家里詢問,誰知張某竟一夜未歸,而張某的老婆正急得團團轉呢。張某與妻子結婚14年從沒有夜不歸宿過,而且張某為人老實穩重,更別說這樣突然消失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警方接警以后,調查走訪了幾天,最后發現,張某最后的拉客地點是東莞市東方酒店大門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因為當年天眼并沒有普及,所以后來也就無法繼續調查出租車的去向,盡管警方反復走訪,但都是毫無收獲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司機張某和他的皇冠130型出租車就像憑空蒸發了一樣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隨后東莞警方只好向全省公安局發出協查公告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更何況作案工具,都是很普通的尼龍繩,膠布,幾乎廣東省到處都可以買到的東西,所以從作案工具下手,根本就是無法追蹤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而發現尸體的荔枝園也并非是第一殺人現場,只不過是拋尸現場而已。拋尸固然是個麻煩事,不僅浪費時間,還很有可能被目擊者看到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警方決定走訪附近群眾,也是毫無收獲...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現在只剩下唯一的辦法就是追蹤那輛失蹤的皇冠車。一般來說,因為車輛是贓車,并不容易脫手,相比較更容易追查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不盡人意的是,警方走遍深圳的舊車市場,依舊是毫無收獲,唯一的線索也斷了?磥,歹徒果然是慣犯,并且他們有固定的銷贓渠道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深圳警方對該案件非常重視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為什么呢?這并非寶安區第一起出租車被殺案件。在前3個月內,已經有2名出租車司機被殺,并且車輛也被搶走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第一名出租車司機在3月遇害,被人殘忍殺死在一個水塘里,駕駛的桂冠牌轎車失蹤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事后驗尸發現,司機頭部有高達40多處打擊傷,背部還有幾處刀傷,刺穿了肺部。歹徒極為兇殘,但明顯作案并不熟練,看來有可能是第一次作案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第二名司機是被勒死的,沒有見血,駕駛的藍鳥橋車失蹤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到了第三起案件則用一對情侶攔車打掩護,手段愈發的高明熟練...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由于以上三起案件線索實在是太少,警方無從下手,三起案件都成為無頭案,懸而未破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因為長期沒能破案,各大媒體又爭相報道,以至于深圳機場公路來往的司機們,自發警惕起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因為來往司機的警覺,在之后的1個多月內,先后有2個司機報警稱,在機場附近,有打扮妖艷性感的年輕女孩搭車,女孩上車以后,稱自己是小姐,開始對他們百般挑逗,邀請他們去自己的按摩院接受色情服務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因為這2個司機都聽過司機失蹤案件,斷然的拒絕。女孩見引誘無效后,頓時神態慌亂,立馬要求下車。女孩下車后迅速打車離開,司機覺得十分可疑,先后報警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個司機提供的內容,讓警方恍然大悟,聯想到歹徒很可能是利用女孩色誘司機。女人的身體是最原始的“武器”,也最有效。面對這樣的“武器”,無論是出租車司機、香港帥哥、大公司總經理都抵抗不了誘惑,就因為他們都是男人,好色的男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就在警方終于明白歹徒作案手段,開始緊急偵破之時,又有重大突破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深圳寶安區醫院報警,群眾送來一名重傷者。這名傷者的車輛停在路邊,人也昏迷過去,傷者頭部和頸部傷勢嚴重,萬幸的是尚不致命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警方立即趕到醫院。受害者剛剛經過手術,非常虛弱,只能斷斷續續說幾個字。警方焦急萬分,勉強和受害者溝通起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受害者告訴警方,自己是一個生意人。在機場,他同樣也是遇到性感女孩搭車。稱自己是色情按摩女郎,邀請他去接受色情服務。受害者動了色心,跟著女孩走了,進屋之后,女孩借口拿避孕套而離開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司機突然想到最近傳說的司機失蹤案,他心中發毛,性欲瞬間消失。正當女孩打開大門準備出去時,受害人順勢擠了出去,女孩緊忙攔住他并朝房內大叫: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“他要跑了!快來人。!”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突然房間里沖出來幾個小伙子,對受害人拳打腳踢,還試圖拿繩子勒住他的脖子。司機大驚,但仗著身強力壯,和強烈的求生欲推開女孩逃到院子里自己的車內。幾個小伙子不依不饒的追了出來,揮舞木棍猛擊受害人頭部,受害人頭部被重擊多次,差點昏迷過去...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遺憾的是受驚過度,受害人已經記不清出租屋的位置,只是描述了女子的長相和口音,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他的描述同之前2個司機不同,后者說女孩有明顯江西口音,而前者說是貴州口音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警方認為這是一個團伙作案,有多名外地女孩參與犯罪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面對警方質問,劉喻香最終承認以前的殺人劫車案子都是他們干的。劉喻香回憶:6月初的一天晚上,我們一起10多人在皇宮半島大酒店卡拉OK包房里玩時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們幾個男人,為分錢不公的事吵翻了天。當時回到房里,男友還無意中嘀咕道:“不知道張初強他們把那家伙(指司機的尸體)扔到哪里去了?’我當時聽了很害怕,說你們不是敲詐嗎,怎么還殺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男友說:‘沒事的,我們已經干了很多啦!’”昨天下午(即6月26日),張初強叫我扮‘靚’一點,去機場幫他們攔一輛車回來,然后勾引司機,將司機帶上樓來就沒我的事啦。我聽了又很害怕,說不去!但男友邱德喜在旁邊,一個勁地催促我。在他們的督促下,我只得去了機場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第一次沒有攔成,沒走出機場司機便把我趕下車了。接著,我又返回候機廳門前攔了第二輛……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根據劉喻香交代的出租屋地址,警方立即進行抓捕。這群家伙也很狡詐。他們發現劉喻香徹夜未歸,知道出了事,第二天一大早就倉皇分頭逃走,抓捕沒有成功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根據劉喻香的交代,警方很快鎖定了張初強和邱德喜和另外兩名女人的身份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經過緊急抓捕,先是張初強在豐順縣老家被捕,隨后邱德喜在廣州沙河表姐家落網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些人被捕后,也沒有頑抗,很快交代了其他同伙的去向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于是,這個多達16人的團伙浮出水面,其中10人是男性,6名是女性。10個男人中,9個人直接參與殺人,1人負責銷贓,沒有直接殺人。至于6名女性,全部是作為誘餌引誘司機回來,供男人殺害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2個月內,16名案犯分別在廣東、江西、貴州等地全部落網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16名案犯被捕后,都供述真正的老大不是張初強,而是貌不驚人的張小建(廣東豐順人)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讓人無語的是,這群歹徒包括張小建在內,都非常年輕,都在20歲左右。張小建年紀最大,也不過26歲。負責色誘的六魔女年紀更小,最大的謝秀云(廣東省河源人)不過23歲,最小的文亞納(貴州省貴陽人)才19歲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張小建交代,他們本來都是去深圳打工的工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為什么如此瘋狂殺人劫車呢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就是兩個字,為錢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六魔女之一的謝秀云,很直白的說:我問你吧,沒錢做人還有什么意義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她還說:司機死就死吧。又不是我殺的,關我什么事!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當年深圳工廠是所謂血汗工廠。工人們都是三班倒,一天工作12個小時,一周工作6天,還經常加班,確實很辛苦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16人都是好逸惡勞的年輕人,根本不愿意在生產線上吃苦。他們都是吃喝嫖賭俱全的家伙,工廠那點工資也根本不夠用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們都羨慕有錢人紙醉金迷的生活,為此不惜殺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1993年3月的1天,張小建和3個朋友剛剛從一家歌舞廳出來。他們用掉了最后一點工資,身無分文。而距離工廠發工資還有大半個月,下面要怎么過日子呢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4個人在大街上晃悠,看著川流不息的車流。突然張小建弟弟張小坡靈機一動:我們干脆搶一輛車,到老家豐順縣賣了。豐順到處都是走私贓車的,一輛車隨便能賣好幾萬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張小建眼睛一亮,說:對了,就這么干!他媽的,工廠一個月工資才幾個錢,這幾萬元要多少年才能賺到。你們怎么說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同伙陳偉祥立即說:干!絕對干!沒錢連三陪小姐都不搭理你。我寧可過一年有錢的日子就死,也不愿沒錢窩囊一輩子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幾個人一拍即合,一個殺人劫車的計劃,竟然在短短幾分鐘內就決定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隨后,他們攔住了一輛桂冠牌的白色出租車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車子開到偏避地方,張小建突然掏出一把匕首抵住司機。隨后,另外三個人將司機制服捆綁起來,丟在后座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如何處理這個司機,四個人卻犯了愁。他們開始只是想劫車,沒準備殺人。但張小建認為,司機認識他們的樣子,一旦報警就有可能抓住他們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持刀暴力搶劫出租車,在當年至少要坐牢10年。這四個年輕人,都不愿意坐牢。簡單商量一番,四人竟然一致決定殺人滅口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畢竟是第一次殺人,四人都有些心慌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他們先是撿起石頭,對著司機頭上猛砸。司機被他們砸的滿頭是血,昏死過去。四人將尸體拖下車,準備拋尸。沒想到被拖動中,司機突然醒了,苦苦哀求他們:車子和錢都拿去,給我留一條生路吧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四個人沒有理會,再次猛砸司機頭部,將他頭骨都砸變形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隨后,他們將尸體抬到公路下的池塘邊,扔了下去。沒想到,生命力頑強的司機竟然又醒了過來,還在水中掙扎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張小建大驚之下跳入池塘中,用匕首連刺數下,將司機活活刺死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第一次殺人后,四人非常緊張,顫抖著將車開回豐順賣掉。張小建供述:當時腳很軟,幾乎踩不動油門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豐順是有名的贓車銷售基地。收車的車販明明看到車子里面有血跡,仍然照收不誤。張小建他們每個人分得了1萬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要知道,在1993年,1萬元已經相當不少了,普通人月薪不過一二百元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張小建他們手中,這1萬元不過短短1個月就揮霍一空。張小建交代:錢都用掉了,不是賭博就是嫖妓。陳偉祥更是說:我都用來嫖妓了。我前后嫖了不下100個!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錢用完了,他們就又要再作案。此時張小建反而沒有太多顧慮:反正已經殺了人,殺十個和殺一個有什么不同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2個月后,他們攔下一輛藍鳥出租車,將司機殺死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次殺人很不順利。司機對于4個搭車的男人頗有戒心,不愿意將車開到偏避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張小建費盡唇舌,好不容易才將他說服。這次后,張小建認為讓男人去攔著不太方便,最好讓女人攔車。司機一般對女人不警惕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于是,1993年7月5日,張小建讓19歲的女友付紅瓊打一輛車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付紅瓊是六魔女的大姐,也是最早作案的。她是貴州畢節人,還出生在鄉村教師家庭,父母都是知書達理的老實人。18歲的時候,付紅瓊來深圳工廠打工,認識了張小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付紅瓊不愿意吃苦,喜歡安逸的生活。張小建發現她愛慕虛榮,立即對她展開追求。張小建謊稱自己是做生意的,很有錢。付紅瓊只要做了他的女友,就可以不用工作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付紅瓊覺得這樣生活輕松很多,很快從工廠辭職,和張小建同居起來。一開始,張小建沒有把殺人搶劫的計劃,告訴付紅瓊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在東莞市東方酒店門口,張小建讓付紅瓊出面攔了張某駕駛的皇冠130型出租車。隨后,張小建借口去做生意,讓付紅瓊半途下車,換成另外3個同伙上車。司機張某最終慘遭殺害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不錯,剛開始的付紅瓊是不知情,但她很快就知道了真相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稍后張小建開著皇冠轎車回來,付紅瓊發現司機不見了。她頓時害怕起來,問張小建出了什么事?司機去哪里了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張小建告訴他:我們把司機弄死了,車子準備賣掉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付紅瓊嚇得全身發抖,表示自己不干了,要回貴州老家。張小建和她大吵起來,扣押了她全部的證件,還說她也參與了作案,一樣要坐牢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付紅瓊說,自己沒有辦法,只能留下一起干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不過是她的托辭而已,身份證難道不能補辦嗎?如果真的逃走了,偌大的中國哪里不能去呢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況且,付紅瓊很快將自己的姐姐付麗敏拉進團伙,又是什么意思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其實,付紅瓊已經習慣了同張小建驕奢淫逸,一天消費一二千的生活,根本不可能回工廠賺每個月一二百元工資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出租車司機連續遇害后,東莞市深圳市的出租車公司警覺起來。所有出租車緊急加裝防盜網、電臺,甚至司機攜帶鐵棍、扳手等武器。張小建他們認為搶劫出租車已經很困難了,轉而打私家車的注意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深圳的賣淫很猖獗,張小建認為是一個機會,可以通過色誘司機到出租屋,然后殺死他們搶車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于是,張小建一面擴大團伙規模(其中7人是他的親戚),一面讓團伙里面的女性(基本都是男人的女友或者老婆)去色誘機場司機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團伙擴大到16人,其中6名是女性,這也就是六魔女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先是財政局的司機吳某,被付紅瓊等三人引誘,興高采烈的去搞什么4P。結果剛進出租屋,吳某就被張小建他們撲倒,用電線活活勒死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陳副總經理也是一樣。洗完車后,他被三個女人引誘去出租屋接受色情按摩,結果一命嗚呼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其余十多個男人,包括香港的絡腮胡帥哥,也都是同一個套路送的命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六魔女中,僅僅付紅瓊就參與作案6次,殺死6人,搶得汽車6輛。其余4個女人都參加了殺人搶車。只有最后加入的劉瑜香,3次都未遂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主犯張小建參與作案11次,殺死10人,重傷1人,搶得各式汽車11輛,價值人民幣307萬元,從中分得贓款18.8萬元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個16人團伙,14個月內瘋狂作案21起(其中3起未遂),殺死17人,重傷1人,搶得汽車18輛,價值629萬多元,獲得贓款100多萬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下圖是矮小瘦弱的張小建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些男人兇殘狠毒也就罷了,讓薩沙吃驚的是,六魔女的殘忍絲毫不亞于男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案件卷宗這么寫到:付紅瓊曾親眼見張小建一伙人,就在他們住的客廳里,僅用幾分鐘就把一個司機給殺了。躲在隔壁房間的付紅瓊,聽到了幾聲無比凄慘的哎喲聲,像來自地獄。再以后,每當她和另外兩個女子濃妝艷抹時,那便是出去“覓獵”之日。三人配合,普通話、客家話、白話,輪番使用。她們憑著年輕、豐腴和上帝賜予的青春胴體,向每一個可能獵取的對象展示著最原始的資本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上車后,甜言蜜語誘惑司機去她們的發廊洗頭啦、喝茶啦、有“靚女”按摩啦,用五花八門的理由,將這些司機誘上死亡之谷。進屋后,這群女妖首先就是打開收錄機,震天響的音樂既為兇手們報了信號,又為兇手們殺人掩蓋了罪惡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將勾引司機上樓后,她們還要親手將外面的鐵門關死,堵住了司機逃生之門的。然后,她們便幽靈般地閃開,或是躲進內室,或是躲到樓下,直到“獵物”成為一具僵尸的時候,她們才一同用車將尸體運出去拋掉……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些女人為什么這么殘忍,很簡單,就是為了錢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付紅瓊回憶:那一次,我見司機死的太慘,真的不想再做了。有一次,張小建見我和謝秀云閑坐在客廳,于是便大發雷霆:“你們蠢坐這里干什么?還不出去找汽車?租房的錢會從天上掉下來嗎?”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張小建、付紅瓊團伙是深圳開放以來,最為重大的殺人劫車案件。受害者還包括香港人,社會和國際影響極為惡劣,政府決定嚴厲懲處!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直接參與殺人的15名歹徒中,有13人被槍決。只有3次作案未遂的劉喻香,被判處20年徒刑。另外,付紅瓊的姐姐付立敏判處死緩。她只參與了一次殺人,且不知道張小建是要將司機殺死,從輕判決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需要說明的是,收贓的豐順車販們卻基本沒事。團伙中的車販邱敬輝,僅僅判刑3年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收贓基地豐順縣的地方保護主義很強,贓車竟然成為一項致富的渠道:這里入戶手續較放松,各種來路的贓車在這里都可以輕而易舉地辦車牌。于是,也就自然形成了汽車交易黑市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十幾家汽車修配廠,從修理到改變全車顏色、乃至隨意更改車架、發動機號碼的“一條龍”服務應有盡有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這些車販更該殺。如不是他們明知是殺人贓物還收贓,又怎么會連續死這么多人呢?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其中一張歹徒游街的照片,一個最多20歲的男孩(不知道具體是誰),竟然在游街時露出很燦爛的笑容。這絕對不是偽裝出來的笑容,可能是他看到或者想起什么有意思的東西,忍不住笑了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要知道,再過幾個小時他就會被槍決。如果是成年人,就算是窮兇極惡的歹徒,誰能笑得出來?可見,這些人多么幼稚可笑。死到臨頭,竟然還不知道害怕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付紅瓊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六魔女之一的主犯付紅瓊更是讓人哭笑不得。她文化程度低,一直認為自己沒有殺人,坐不了幾年牢。在當庭被宣判死刑時,付紅瓊當場昏了過去。根據看守所的規定,死刑犯必須帶專門的腳鐐,防止逃走。換句話說,這副腳鐐就是執行死刑的倒計時了。20歲的付紅瓊對于這副腳鐐極為恐懼,無論如何也不愿意帶上,多次痛哭流涕,百般哀求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為了區區14個月的奢侈生活,這群年輕人毀了自己,也毀了別人。



              【相關閱讀】
              云缨被×哭还流东西黄漫